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基层故事
基层故事

“一带一路”沿线民众讲民心故事

更新:2018/8/30 18:19:04 来源: 作者:

“一带一路”沿线民众讲民心故事


坦桑尼亚姑娘希尔德,背后屏幕上是正在热播的《人民的名义》。


“一带一路”沿线民众讲民心故事


希腊人T assos谈起中远海运给当地员工们带来的“中国式温情”。


“一带一路”沿线民众讲民心故事


斯里兰卡人桑吉瓦199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一场平行主题会议“增进民心相通”现场,特别设置了一个“故事分享”环节,邀请了来自巴基斯坦、缅甸、乌兹别克斯坦、斯里兰卡、坦桑尼亚和希腊6个国家普通民众,通过他们的切身经历,讲述自己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民心相通工作的体会和收获。

董卿粉丝、缅甸小伙通通;电视剧迷、坦桑尼亚配音演员;清华学霸、斯里兰卡工程师桑吉瓦……6个普通人的故事,讲述各自不普通的经历,朴素却感动人心。

故事A

电视剧迷,坦桑尼亚姑娘希尔德

猜猜看,坦桑尼亚最流行的剧集是什么?希尔德(H ilder)会告诉你,在她心目中,是中国连续剧《媳妇的美好时代》。

坦桑尼亚姑娘希尔德在达累斯萨拉姆的农村家庭长大,是一名配音演员,更是个电视剧集迷。2011年,《媳妇的美好时代》在坦桑尼亚国家电视台(T B C)热播,希尔德深深被当代中国的家庭故事所吸引。她发现,除了中国功夫,中国悠久的文化和现代化的建设也令她如此着迷。

对于中国观众来说,看着电视里宋丹丹用斯瓦西里语拉家常,孙悟空和猪八戒用豪萨语讨论打妖怪可以说是非常神奇的体验。而对希尔德来说,这是一个改变生活轨迹的契机。

2015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宣布:“为非洲10000个村落实施收看卫星电视项目”。这一目标很快就转化为现实:一家“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中国企业“四达时代”让数字电视在非洲村落扎下根来。数字电视中播放的中国影视剧等节目,使非洲村民很快从“不了解中国”到“爱上中国”。

希尔德便是其中之一,随着四达时代斯瓦西里语频道在坦桑尼亚落地,希尔德成为了中国影视剧铁杆粉丝,无论是古装剧还是现代剧,从《妈祖》到《青年医生》,都成为了希尔德了解中国的新窗口。

机会总是眷恋有热爱的人。2016年,“首届四达杯中国影视剧配音大赛”在坦桑尼亚举办。希尔德第一时间就去报名海选。通过层层选拔,热衷中国文化的她脱颖而出,获得了第一名,得到了去北京四达集团总部工作的机会。

2017年初,希尔德来到了北京,这个自己已经在电视剧场景重复看过多遍的城市。现代中国的变化令希尔德目不暇接。她一边从事配音工作,一边开始在中国学习其他的电视工作技能。现在,希尔德不光是一名优秀的斯瓦西里语配音演员,更是一名合格的录音师,她开始用自己学到的技能向坦桑尼亚的朋友介绍中非文化交流。

故事B

比雷埃夫斯的孩子

从我窗前,我飞吻出去;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吻;港口码头边飞行着;一只,两只,三只,四只鸟;我多么希望,我会有;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孩子;当他们都长大成年后;为了比雷埃夫斯的荣耀而成为强壮勇猛的人;无论怎样寻找,世上没有任何一个港口;像比雷埃夫斯这样让我醉心神迷;随着夜幕降临,歌声弥漫扑面而来;随着Bouzouki的乐声,年轻人们都在欢舞足蹈……

这首《比雷埃夫斯的孩子》,是希腊家喻户晓的民谣。

比雷埃夫斯是希腊这个古老国家的古老港口,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希腊航海人。Tassos Vamvakidis就是其中之一。

年轻时,Tassos跟随父亲进入航运服务业,与妻子结婚后,感情美满,恩爱至今40年有余。他们的两个儿子也成为了航运服务业大军的一员,依然吟唱着《比雷埃夫斯的孩子》。

2008年希腊爆发经济危机,各大行业均受到很大的冲击,比雷埃夫斯港也未能幸免,员工工资不断被削减。

Tassos回忆,2008年,中远海运(COSCO)和希腊政府签署了比港集装箱码头特许经营权协议,并于2009年成立了比雷埃夫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PCT ),而他在公司成立的第一天就加入了PCT,成为商务经理。

但并不是每个希腊人都能很快接受发生的一切。“金融危机后,比雷埃夫斯港又把2号、3号集装箱码头的运营权交给中国公司运营,有些员工对此很不理解,他们将自身对政府的不满情绪转移到反对中远海运在比港的投资行为上。”

Tassos至今还记得,当时“COSCO GO HOME”的标语随处可见,工人堵门、罢工现象频出,以至于他甚至不能正常进入办公大楼工作,在安装IT系统的过程中还会被工会工人给撵出来。那时,他不免倍感忧心、惆怅、黯然。

“但是,这种情况很快就改变了。中远海运的管理团队不但易于沟通,而且还信守承诺,仅派了6名管理人员对公司进行管理。不但没有抢走我们的饭碗,还创造了新的工作岗位”,这一切让T assos打消了负面情绪,并呼吁大家积极致力于提升码头业务量、管理水平的工作中。

T assos还谈起了中远海运给希腊员工们带来的“中国式温情”:码头周围很难找到吃饭的地方,员工的午饭只能靠自带,PC T管理层决定由公司提供免费的午餐,并由员工组织了自己的午餐管理组织;每年圣诞节,公司会邀请14岁以下的儿童和他们的家长来公司相聚;公司每年还会评选4名希腊“洋劳模”,奖励一周时间的免费中国行;在生产上特别关注希腊员工的安全,及时排除隐患,使每个人安心工作。

润物细无声。近年来,由于希腊国内经济不景气造成的全国性罢工,从未发生在中远海运比雷埃夫斯码头上。即使偶尔有外部工人前来阻挠PC T员工的工作,他们也想出办法继续工作。PC T员工自豪地把这些办法叫做:“STRIKE FREE MODE”。

尽管经历着希腊难熬的经济衰退,Tassos说,我想永远地成为比雷埃夫斯的孩子。

故事C

清华大学学霸桑吉瓦

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说话慢条斯理,眼镜后藏着一双精明的眼睛,长着标准斯里兰卡面孔的桑吉瓦是个清华大学毕业生,学的是发电专业。

1992年从清华毕业后,学霸桑吉瓦先后就职于迪拜、卡塔尔等地的工程建设企业,一干就是20年。2013年,桑吉瓦回到斯里兰卡工作。2016年,他来到中国交建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应聘,以优异的教育和工作履历成为项目的一名工程师。

斯里兰卡是佛教国家,国民性格温和,桑吉瓦也不例外,工作时不急不躁,是公认的“好脾气”。可就是这样的一个随和的人,有一次也跟人“急”了。

科伦坡港口城项目是目前斯里兰卡最大的外国企业投资建设项目,它将吹填形成269公顷的土地,以建成科伦坡新的高端中央商务区。桑吉瓦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与科伦坡政府部门和市政设施供应部门对接,推进港口城的市政配套设施建设。

在与科伦坡当地水务局协调项目市政供水时,水务局的工程师对桑吉瓦说:“我们目前只能提供一个水源,提供两个水源难度很大。”

桑吉瓦耐心解释道:“为了保证港口城顺利推进和未来发展,我们希望提供两个配套水源。”

工程师回答:“请你也站在我们的角度考虑一下水源经过繁华市区的困难吧!”

听到这里,桑吉瓦急了:“先生,确保港口城用水安全是斯里兰卡政府和港口城项目公司共同的责任,未来将有25万人在这里工作生活,一个水源肯定不够。帮助项目建设,就是在帮助我们自己!”

或许是桑吉瓦的急切起了作用,经过水务局的协调和努力,为港口城解决了两个供水水源问题。

工作时的桑吉瓦一丝不苟、不太多话。生活中,桑吉瓦常和同事们分享他的中国经历,还给中国同事看他在清华读书时的照片。他对北京的第一印象是北京很冷、很大,因为科伦坡很热、很小。他说,在北京的学习生活的时光还历历在目,只是大学毕业后就再没去过北京。

桑吉瓦对自己的祖国有着深沉的爱,他希望斯科伦坡港能成为纽约曼哈顿、能成为上海陆家嘴,斯里兰卡人能过上如这些大城市市民一样的生活。